理璃

剛開始文手生涯請多指教//

【勝出】待完成的日誌與仍未收到的思念

*年齡操作

*短打

*略OOC

能接受請往下//

-------------------------------------------------

我知道這幾年你過得不太好。

那天之後,似乎沒有人見你笑過了。
自從我死去的那天。

-

感覺那日之後並沒有過了很久,但我知道歲月早就悄悄刻下它的足跡。

想起你們當時,一個兩個都哭喪著臉,這樣不行啊。

還有很多很多需要保護的東西,不要因為區區「人偶」止步不前,好嗎?

因為……

對不起。

現在坦白似乎太早了。

其實我並沒有真的離開,只是因為敵人最主要的目標,是繼承「和平的象徵」之名、繼承了「one•for•all」力量的我。

恰好,我的身體在那場戰爭中幾乎消磨殆盡,順勢隱退,好像也不錯。

我指的是,如此一來,敵聯合也不會再如此大肆動作了吧。

你也不會因為我每次拖著破爛的身體進醫院,而氣急敗壞地對我破口大罵。

可是不再是英雄的我,便不能在世人面前現身。
這大概能算是死去了。

於是,我被迫隱姓埋名,作為一個「普通人」生活。

剪掉你曾不小心脫口而出很喜歡的捲髮,綠色的髮絲也不復存在,染上了最適合隱藏自己的墨黑。

出門通常都必須戴著口罩,畢竟我臉上的雀斑有些好認。

我搬進你所住的公寓,成為你樓上的房客。

現在我們的距離比小時候還近。

但我們從來沒有相遇過。

畢竟你是英雄啊,職業英雄實在沒有正常的上下班時間呢。

這點我是清楚的不是嗎?

-

我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沒有個性也能勝任的。

不需要承認自己是無個性,沒有人會刁難你。

這的確非常輕鬆,不過是那麼點平凡無味。

有時會冒出這種想法呢。

如果當時沒遇到歐魯邁特,或許我的生活就會如此平靜。

然後便會和你漸行漸遠。

這種事情實在難以想像,儘管它現在正在發生。

我變了很多,超出我預估的。

即使內心深處曾隱隱抽痛,也麻木了。

其實這是我連自己都隱瞞著的秘密。

我的夢想一直都是追上你的背影。

不過再也無法實現了。

時常在電視上看著新聞,我清楚,這無疑是在刨開自己的傷口,可是就是控制不了,想要多知道你近況的心情。

要是,我也能和你一起並肩作戰,有多好?

-

某日,入秋而微涼的早晨,我在公寓門口遇見剛完成任務歸來的你。

我不知所措,心想和你對上了眼,慌忙地轉身要離開。

然後我聽見清脆的金屬聲,其實這聲音並不大,
可是那時,世界彷彿被框在你和我之間,再也沒有其他事物。

接著,朝思暮想的溫度,熟悉過頭卻稍微陌生的手掌,就搭上了肩膀。

「先生你的東西掉了。」

為了不被懷疑,我強裝鎮定地回頭,毫無防備的撞進那雙依舊鮮紅的眼瞳。

一瞬間,我以為被認出來了。以為眼淚忍不住要落下。我以為,我脫口而出那聲——

——小勝。

可是沒有,我只是微笑。

「哦,謝謝你。」

當我伸手要接過鑰匙時,你突然將它湊到眼前。

「歐魯邁特,是嗎?」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吊飾,我存了好幾個月的零用錢買下的。

當時只要身上有歐魯邁特的商品,孩子們都會炫耀個好幾天。

可是現在並沒有人會提起那名字。

歐魯邁特已經是上一個世代了。

「是的,我非常尊敬他。難道先生也……?」

一瞬間,我好希望能被你認出來。

「嘛,算是吧。只不過讓我想起一個,討人厭的傢伙。」

我不再回應你,忍不住狼狽地逃離那裡,此時才可以任憑眼淚肆意滑落。

既然討厭的話,為什麼你要露出那副表情呢?

-

四季更迭,不知道一下子多少年又過去了。

從黑色轉回墨綠的頭髮已經留到原本的長度,有些忘記怎麼整理那不太聽話的捲髮。

今年我仍然期待著,能與你相見的日子早日到來。

-fin.

-----------------------------------------------

嗚嗚到後面有點不知道在寫什麼了啦……

大概就是出久想要寄給小勝的信吧

還有很多想傳達卻寫不出來的;;

讓我放在下篇文裡面吧//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