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璃

剛開始文手生涯請多指教//

段龙,梦与叶樱

阿泱:

-初世-




红衣错落帽冠斜,少年展颜云留瓦。


粗食急咽囫囵去,为有佳人素手烹。


络绎闹市里,挑帘目难移。


天有双飞翼,地上人如影。


夜起千盏灯,扇舞伴瑶琴。


愿许久长终,一晓春已明。


鸿雁薄纸传君变,将军碎齿不肯信。


京中帝子及笄鬓,红衣如血颜如玉。


因爱故生怨,恨君难恨情。


入朝跪拜时,隔帘如隔心。


月隐夜漆漆,扇开墨淋淋。


旧物今且弃,我心亦如一。


千军归君下,万罪我独顶。


白樱团团掩素衣,墨笔沉沉断情痴。


次日帝宣欲加罪,恨不剖胸谓我心。


冷兵不认我,自笑痴念休。


既知难有命,唯战可吊情。


孤箭惊宫夜,披发眸转睛。


将军面如铁,刀剑止初心。








-再世-




霜叶铺陈天地间,死生开阖弹指变。


懵懂前生情不寿,恍惚槛外意中颜。


故梦旧事杳然去,不敢挂心凄凉篇。


他是一双无邪目,我隔一墙琉璃彩。


鱼心知水深,君意谁问浅。


邀我赴琼宴,谢你真笑颜。


稚童凌乱舞,觥筹错成欢。


问杯如何幸,答曰无可言。


心有千千结,痴人不懂梦。


长车不告辞别远,半生无我君可安。


书信字字灰成烬,墨夜沉沉月未圆。


报上片语知辞世,可忘江湖相忘难。


水祭鱼凭吊,旧事在眼前。


心灯忽明灭,言笑总晏晏。


飞雪白老街,呕心红新颜。


万物空悲去,烟冷花谢天。








-三世-




此今擦肩过,曾修五百眸。


前缘涌历历,千载岁悠悠。


泪眼叩心开,苍天老情仇。


死生契阔久,晃晃恨空楼。


人间繁华喧嚣夜,累世结情心如剖。


樱花又是风华路,暗许此生幸无忧。


黑白总殊途,相见何必有。


苦海舟无系,荒原道有头。


舍我空虚命,断君无人后。


山木有心枝,非你不可绝。


奔此赴死宴,还彼前尘约。


执手共浮生,同梦樱吹雪。




_(:з」∠)_好多地方不押韵的,但是懒得改了。谢谢喜欢。

在门里舒服地做梦:

官推:小栗桑经常说:“我来这个电视剧的拍摄现场,一直是抱着一种来玩耍的心态。”而如此自由的小栗桑,却有着强大的牵引力,同时又无比温柔。官方推特的宣传,工作人员还没有出口拜托,小栗桑就笑着发誓「我会努力哒」。即使是需要小栗桑做他本人很不喜欢的事情,他也会边说着「真是拿你没办法~」边努力做到。而最后真的要说,小栗桑真的要比剧组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爱我们的主役斗真君,「每天不间断地吵嘴」,给了好友最多的也是最绝对的支撑和帮助,也给了他最好的鼓励。只好再对你说声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