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璃

剛開始文手生涯請多指教//

【勝出】堅信

有段時間沒寫文了><

這篇可以獨立觀賞,也可當作上一篇《待完成的日誌與仍未收到的思念》的爆豪視角//

*年齡操作

*略OOC

*短打

可接受請往下//

-------------------------------------------------------

爆豪勝己很清楚。

綠谷出久大概沒有死掉。

不過,他卻從世人眼前完完全全消失了。

這件事爆豪沒有告訴其他人,連綠谷珍愛的摯友們也不知道。

這只是他毫無根據的猜測。

因為剛開始當然是誰都無法相信。

在那次傷亡人數足以在歷史上排行前幾名的大戰爭中,英雄「人偶」的名字居然會被刻在殉職名單上。

儘管結束後,世間回到原本的和平,但還是有些什麼改變了。

爆豪和其他人還是作為職業英雄繼續活動著,可是再沒有人提起「和平的象徵」。

他彷彿就那麼被遺忘了。

-

爆豪勝己很清楚。

其實綠谷出久想做什麼,他就一定能成功。

只是過去的自己實在幼稚得可恨。

過度的自尊心讓他一遍又一遍的否定那個,比誰都還有可能成為最強英雄的人。

但綠谷還是做到了。

一開始爆豪當然還是以往的態度,可是歲月將他琢磨,把那些銳利刺人的角磨得光滑。

他才能終於正式面對心中的感情。

過去只是看不見,就不願意去相信。

為什麼看不見?因為不敢去看。

當上職業英雄後,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然後綠谷離開了。

-

爆豪勝己很清楚。

每次工作結束後,回到那冰冷的公寓令人難受。

熟悉的溫度沒有一絲殘留,畢竟也過去好幾年了。

他總會想著,能夠在返家的路上碰見那綠色身影,一邊

罵著他又哪裡受傷了,一邊並肩走回兩人的歸處。

好幾次他還是渴望聽到那聲我回來了。

可是等在前方的依舊是空無一人。

爆豪有些疲倦了,或許他該提早辭掉英雄的工作。

現在的動力,大概只剩為了綠谷出久吧。

他從來都沒有什麼想拯救世界的崇高理想。

那些狗屎正義他一點也不想掛在嘴邊。

其實他有個不太想說的秘密。

成為英雄有大半部分是為了那個臭書呆子。

小時候口口聲聲說要超越歐魯邁特,也只是想讓那雙綠色瞳孔中映照出他的身影。

爆豪無力的捶了牆壁。

他想起了某次激烈的戰鬥後對綠谷出久說的話。

「因為你是我的人,乖乖閉嘴待在我身後讓我保護就好了!」

不,那樣還不夠。

如果他的廢久能夠一直待在他身邊有多好?

-

爆豪勝己很清楚。

他果然是對的。

初入深秋,帶有涼意的風刺激著感覺神經。

一如往常地結束工作後,爆豪勝己沒有想到會在公寓門口,就這樣遇到了。

嗤,改變了髮色嗎?

可是瞳色是改不了的啊,笨蛋,還有你臉上的雀斑。

全部全部都彰顯著,這個人就是綠谷出久。

看著那個身影驚慌而準備逃離,爆豪少見的不知道該做什麼。

這時一聲響亮的金屬聲,一串鑰匙落在兩人之間。

腦袋來不及思考,他已經撿起那串鑰匙。

「先生你的東西掉了。」

爆豪看著眼前的人顫抖著轉過頭,用幾乎盈滿淚水的眼回望著他,嘴角還扯出僵硬的笑容。

早就暴露了廢久!為什麼不說出來!

「哦,謝謝你。」

當綠谷裝作鎮定的想取回鑰匙時,爆豪突然將它湊到眼前。

「歐魯邁特,是嗎?」

他瞇起雙眼,審視那上面掛著的,有些斑駁的吊飾。

喂,為什麼一副希望我認出你的樣子,卻什麼都不說?

「是的,我非常尊敬他。難道先生也是...?」

爆豪聽見這故作平靜的回答,他清楚,綠谷是不打算現在承認了。

還是服了他了,這不是以前就明白的事嗎,這個人的頑固。

爆豪會等著,等綠谷願意自己坦白。

他臉上是自己也沒察覺到的溫柔。

「嘛,算是吧。只不過,讓我想起一個討人厭的傢伙。」

眼前的人聽完,一句話也沒說,便如同逃離他般奔出公寓門口。

爆豪並沒有追上去,只是望著他的背影,然後走進電梯。

心想著那個人能以綠谷出久的身份,出現在他眼前的日子能夠早日到來。

-fin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