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璃

剛開始文手生涯請多指教//

【勝出】親吻三十題(中)

*短打

*略OOC

*甜虐皆有#

*死亡表現有

*每篇是獨立的唷

以上都可接受的話請往下//

------------------------------------------------------

16 焦急而慌亂的親吻


「小勝?你沒事嗎,小勝!」

兩人剛聯手解決一起事件,綠谷就焦急的確認爆豪的安危。

因為最後敵人瀕死的全力攻擊明顯是針對爆豪的。

「嘁,不要又小看我——」

還沒說完,就被綠谷擁住,慌亂的將唇貼了上來。

爆豪也沒有推開他,用一隻手輕輕安撫。

「看到小勝快被打中的瞬間,心臟好像要停下來了。」

「這不是沒事嗎,廢久,所以別又要哭了。」

「真是的,再哭就炸了你啊。」


17 不確定試探性的吻


親了綠谷汗濕的臉龐,爆豪忍耐著不要弄傷身下人。

「廢久、可以了嗎?」

「那麼溫柔的小勝讓我好不習慣呢。」

傻笑了兩聲。

「哈阿說什麼蠢話,等等就算你哭著求饒我也不會停下來啊。」

「嗚哇饒了我吧,明天還要去事務所的。」

「哼,誰理你,還這麼有餘裕說話,明天別想出門了。」

夜還很漫長。


18 堅定的誓約之吻


兩人並肩走向紅毯的盡頭。

一人身穿黑色西裝,平時張狂的頭髮梳得整整齊齊,配上本來就帥氣的臉龐、挺拔的身姿,讓人的目光忍不住跟隨他。

另一人身穿純白禮服,薄薄的頭紗罩住綠色捲髮,華麗的長裙襬拖在身後,彷彿天使的羽翼,毫無疑問,他是全場的焦點。

綠谷說,因為小勝喜歡,所以他想要穿著婚紗進行這場婚禮。

「「我願意。」」

交換完誓言,每個人都用慈祥或祝福的眼神望著他們。

綠谷雙眼盈滿喜悅的淚水,爆豪彆扭的轉過頭,但還是能看見他眼裡也含著淚光。

兩人的唇交疊。

教堂裡,鐘聲響起。


19 悲傷的離別之吻


當大家趕到事件現場時,看到的就是這個畫面了。

漫漫煙霧中,綠谷跪坐在大量的血跡中央,因為背對著而看不清表情。

爆豪枕在他膝上,身上明顯的致命傷大概就是那些血跡的來源。

「小久……」

麗日想前去說些什麼,卻被飯田阻止了。

那背影讓任何人都無法靠近。

只見綠谷低下頭來,吻住冰冷的屍體。

「再見了,小勝。」


20 間接接吻


「汪!」

爆豪沉著臉低頭看著伏在他腿上,不斷吐著舌頭的生物。

「這是什麼,廢久?」

「這、這是,那個!」

綠谷急忙地把小狗抱回懷裡,避免它一不小心被爆炸傷到。

「因為它被丟到我們家門口,而且看起來又冷又餓的……」

一邊逗弄著懷中亂竄的小動物,綠谷用祈求的眼神看著爆豪。

「可以養它嗎小勝?」

正舔拭著綠谷臉龐的小狗彷彿有心電感應般,也轉過頭看著爆豪。

同時被兩雙無辜的大眼睛盯著,誰也沒辦法狠心說不吧。

「......隨便你。」

「太好了!最喜歡小勝了!對吧汪醬!」

綠谷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開心的親了親懷中的小狗。

突然它掙脫綠谷的手,跳到爆豪身上,在他的嘴上用力的舔了幾下。

在兩人呆住的時候,又跑回綠谷那,繼續舔著他的嘴巴。

「……這隻臭狗在做什麼啊!!!」

「欸!?欸欸!?剛、剛剛——」

「汪!」


21 無法觸及(對方)的親吻


映入眼簾的畫面令爆豪無法置信。

已經沒了呼吸心跳的綠谷真實的站在眼前,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小勝。」

他悲傷的微笑著。

爆豪伸出手,卻沒抓住任何東西。

啊啊,我/他是真的要消失了。

兩人同時流下淚水,相吻。

夕陽餘輝拉出一道長影。


22 虔誠的信徒之吻


他走了進來。

身上的鮮血未乾,可他絲毫不在意似的,跪在床邊。

望著眼前毫無意識的人,他勾起無生機的笑容。

一手執起那人同樣沾染血跡的手,細細撫摸著。

他閉著雙眼,兩手小心翼翼的捧著對方的指尖,獻上一個虔誠的吻。

彷彿最忠誠的信徒般。

「吶,小勝,你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呢?」


23 酒醉的誘惑之吻


「喂,突然做什麼啊廢久。」

爆豪一打開門,聚會晚歸的竹馬就撲了上來。

“這傢伙,喝醉了吧?”

「我沒有醉!」

彷會讀心術一樣,綠谷不滿的喊了一聲,可是通紅的臉頰和滿身的酒味可瞞不過爆豪。

「真虧你還能好好走回家啊。」

勉強忍住想直接爆破把眼前的人打昏抬進來的想法,他有些用力將對方扯進家門。

突然綠谷腳步一個踉蹌,爆豪感覺衣領被扯住,酒精味隨著貼上來的唇佔據自己的氣息。

「嘖、你——」

「吶、小勝……給我。」

染上一層水霧的綠眸直勾勾的望著他。

「明天最好不要後悔啊。」

「快點……」

扯出一個危險的笑容。

「哼,如你所願。」

-------------------------------------------------

原本想上下寫完的;;還是拆成三部分了

而且還隔那麼久才更qqqq

不過這次每篇字數都有再多一點點啦((

祝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39)